爱丽丝小说网
网站地图 tag关键词
当前位置:爱丽丝小说网首页 > 武侠>正文

﹦콾葶뱵�

发布时间 2019-11-09 01:52:03 阅读数: 4 作者:

古道的开通演绎了无数个故事,

短暂的,

经久的。还有欣慰的和苦涩的;给沉睡的大山以商业的繁荣;灌之以文化的琼浆。这些村庄里的人们依附着贫瘠的土地,造就了无数个村庄;依靠土地出产的食物和赚取赶马人的一点。

生生不息绵延不绝。

过着十分贫困的生活,从古代到现代,困苦和贫穷是他们所见之云,悄然而来悄然而去,始终没有留在心间。他们以一种坚韧的性格和古铜色的脸庞,当作一种无谓的倾诉,把人世间一切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情素。尽情地泼撒进无尽岁月的流逝里,随着道路的改变和交通工具的变更?曾经热闹的村庄瞬间遭遇了冷漠,从生存方:

这些村庄里的人们应当根据环境的改变寻找新的立足点。然而当社会发展到可以用经济来做代名词时,这些村子依然以某种特有的意象出现在世人面前,过着苦不堪言的。

令人不敢想象难以用文字来概述,

苦苦地守候着曾经热闹过的土地,我走进那片曾经与古道有缘的高山湿地,走进那个与古道相关的留守山村;阳光里透出一丝寒意。冷风中抖落些许温情,白云悠悠。

映衬出一方蓝蓝的天空。

鼠因粮绝遣踪去;

飞扬着红尘的小路,把大山,村子和人家没来由地串联起来;组成一幅看似和谐其实感伤的山里图。寂静的山谷里飞起一只半大的鹰,宛如一朵无依无托的云。在山涧里时起时伏美丽中夹杂着感伤的景致,注定要给我带来无休止的沉重和。

狗为家贫放胆眠,临近村子,我听到了狗叫声,跟着懒懒地跑出来一条狗。随即从人家屋里跑出来一个。

也许是外面的阳光过于强烈。

也许是房间过于低矮。

他面色黝黑;瘦得如骨柴,急需肥肉的抚慰,他朝狗吆喝了几声,狗立刻不做声了。亲热地围着我打圈圈,用充满希冀的眼神看着我,它也许隐约地预感到我的到来。它会捞到一两根骨头。至少能沾一点油荤吧!反正当我走进人家屋里时。半天才看清屋子里的情况,一个老妇人坐在床。

凌乱的银丝俨然山间里的蒿草,很随意地生长在头上。干瘪的人骨和憔悴的血管里没有多少可以提供维系生命的。

当她从儿子口里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;就是牌位上供着的天地君亲师中的师时。她依然自豪于自己所在的村子曾经是古道上的一个驿站,不知道社会的变革给自己带来什么?伟大的母!

她的生活竟然如此凄凉,在社会发展到可以用信息来概括的时代,这样的母亲不做也罢!然而她毕竟做了母亲,当我用伟大来描述这个老妇。

我的母亲是从旧社会走过来的人,我已经毫不羞涩地把她当作了我自己的母亲,但是她比起眼前的这个老妇人,吃了许多苦受了许多罪,又是幸运的幸福的;因为她到底过了几年衣食无忧的生活?还有在她远去时。按照习俗穿上了九个儿女为她买的九套新衣服。到底在世人面前阔绰了一回。看见大铁锅里煮着南瓜和包谷面糊糊,问过主人。

我随后走进了厨房,我才知道这就是村里人平常吃的主粮,于是我惊异了,是历史有意的讥讽还是无情的嘲笑?是历史有意的鞭笞还是无情的折磨?我不:

脸上绽放着灿烂的笑容,

我所知道的是他们受苦受罪了。他们的先人守着古道开着马店过着生活,构织着一个伟大而又神圣的梦,然而这个梦啊!在岁月的流。

变得支离破碎化作无形,

现代交通工具冷落了古道之后。

为什么?

然而我难以揣测他们复杂的内心世界,

在晶莹的阳光中爆出一声脆响。等待后人的是沉默不语捉摸不定,我想再说一次。他们本该选择离开,然而他们没有选择离开,而是一如既往地把大山当作生息之地;我苦苦地思索着;为了什么?最后到底扼杀了去寻找答案的初衷?把自己的情深深地隐藏。

然而这些留守山村的后代却守着先人生活过的地盘。

这样我们就可以毫不犹豫地排除生来受苦之说:人生下来时脸上并没有写着吃苦两个字。把自己的人生同苦难义无反顾地等同起来,用一种近乎自虐的形式去诠释人生的全部意义,用一种近乎自残的方式经营着人生。他们是在为先人赚取了赶马人的银子而自责,抑或是为先人曾经过了几天好日子来!

到底思索不得,

比抹布干净不了多少;

旷野的呼声触及着原始的萌动,原始的耕作技术在现代文明的洗濯中依然存在,男人起床了,当太阳冲破厚重的云层跳出来时。坐在火塘前边烤火边看女人做饭。至于洗脸之类的事情是不需要做的。山里人家,成天跟风雨尘灰打交道:即使洗脸,那毛巾,洗脸干啥。他坐在火塘边吸着烟筒。熊熊燃烧的火把热能从他裸露的脚杆传到身上,当他的烟瘾过足时,女人也把饭菜做!

最后踏着下午阳光的碎步走回家中,

骡子上驮着木头,

然后坐上桌子小酒一杯饭两碗。等到女人收拾好碗筷安排好孩子晒够了太阳时!他相邀女人出门上山了;至于卫生和饭菜质量是讲不来也是不能讲的;撒下种子。种子的名字叫做苦荞,斜躺在一张破椅子上边吸烟筒边等饭吃。赶集的日子;他赶着一匹骡子,颤巍巍地走向集市。从买主手里接过钞。

先到集市买几斤米买几斤肉打几斤酒;要一碗红烧猪脚一盘生皮打一斤酒吃喝起来,接着走进饭店,至于老人生病孩子上学发展经济。丢一。

哪管明天喝凉水;

当我走进留守山村时,

我于惊讶中感觉到了一种沉重,

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幸福的人,

等到吃饱喝足时摇晃着身子走向家中;今朝有酒今朝醉。不知道人间万象。我不了解社会;我想我过得还可以;那么别人一定过得还可以!灵魂的拷问促使我从迷茫中清醒。

当我于前几天再一次来到那个留守山村时,

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间桃花始盛开,我意外地发现这朵山间桃花豪情盛开了。历史就是这样。社会的变革一定会给人带来意外的惊喜!高山上的留守山村也不。

进一步说是等待着古道再次向村里。

关键词:
上一篇: 我都看了看我爸 下一篇: 曾经的疼痛
    类似文章
最新更新
相关文章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