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丽丝小说网
网站地图 tag关键词

赶趟子

发布时间 2019-09-11 19:40:13 阅读数: 2 作者:

父母双亡。

民国年间,有一人姓武名熊,一贫如洗,叔父收留;年过三十,生性粗直,尚未娶妻;抡得好刀!射得好箭!生不逢时,每日郁郁自叹!命不佳也,运不达畅,挣得一身好!

逢暴雨河涨,

武熊急。

大踏步向前,

始称吹牛皮熊,

尽醉方休。闷来只是饮酒,婶子屡屡不耐烦抱怨,咋不走得远远的,这酒鬼;越远越好!待溺毙,全村人无船渡河;老人们找来旧时渡河所用牛皮筏子,几人合力吹不起,河水淹没村庄;全村人性命岌岌可危,两臂抱紧牛皮筏,大吼一声憋足一口气;嘴对准阀门芯。眼眶血红,眼珠暴出,忽地把牛皮筏。

其叔赞。

乃修成一书。

荐好友保定府头号镖局单帮主!

仪表非俗。

得一干将。

全村人获救,大将之才,好生重用。报效良主;求出身之地,那几日;单帮主重感风寒卧床不起。视武相貌。观其眉。恰逢近日出镖催。

生得眉清目秀,

气质独特,

恐误了行程。单帮主有一独女名翠英,骨骼奇佳。"一舞剑器动四方"。女对父道:女儿已长大,愿出道保这趟镖,见牛皮熊威猛雄壮,单帮主无奈着二帮主护卫。加防盗暗锁;固定在独轮镖车上。车上插着黄色"单"字。

镖车一行进入沧州境内;

伙计嘴里吆喝着镖号,浩浩荡荡骑马推车上路,翠英听爹爹说过,镖不喊沧州,便吩咐"哑镖号",车轱辘打油。收起。

哑没声地走着,

不管南来北往的镖车,

多好的身手!

只要在沧州喊镖叫板,

这是走镖的规矩。不管是黑道白道:也不管是水运路行。只要是车到沧州,船过沧州必如此,无论你有多大的名头。保管你栽大跟头,没有好果子吃!镖车队进入偏僻区。翠英吩咐一声"打尖"进了一家小酒馆。天已。

众人低头吃饭狼吞虎咽,要来简单饭菜,翠英"招路""把簧",见一中年汉子冷冷坐在门口首位。没有人睬他,他乜着眼向这里直瞟,拍案大叫。你太欺。

偏瞧不起俺。

又叫道:

怎不来拜俺,他指着对面翠英饭桌说:店家赶忙过来。他们吃什么给我上什么?暖五斗酒来。先吃个半醉,店家把酒放在桌上;摆了一只大瓷瓯。他举瓯。

旁若无人,给俺敬酒,不然过不去那桥。牛皮熊只顾往碗里扒饭没有理会;听他一声声叫骂。他是在指桑骂槐向翠英挑衅,翠英一把拉住悄声说:紫了脸欲过去与他斗酒,让他几分保。

带三分笑,

"趟子手"一声惊呼。

强龙压不过地头蛇,牛皮熊想起帮主临出门再三叮嘱,让三分理,饮三分酒。心里强压了怒火;收拾停当,车队饭菜已毕,搭肩上马继续征途,酒店右边是一条小河,河上石拱桥是通往外界必经之路;"悬梁子,麻撒着,"恶虎拦路。众人抬头望去,只见一人横双钩枪挡在桥顶立马以待。两腿一夹。硬把那马凭空夹了。

疯狂挣扎;

却前后左右动弹不得,

马咴咴乱叫,牛皮熊瞪目一看;真是好力气!正是刚才耍横之人;翠英知遇见了武林高手,来者不善;善者不来,不得不"轮子盘头"连忙下马过去唇典。

见过前辈,

递上镖单,双手抱拳。汉子问,翠英答,穿的是谁家的衣。吃的是谁家的饭。吃的是朋友的饭,撂牌子。自家。

俺爷爷还是窦尔敦呢?

我爹爹是单雄信一百三十六代子孙,汉子并不买账,车过轧路。马过踩草。在这林冲发配盐碱不毛之地,不管是谁;留下运镖;须赢得俺手中双钩枪,有信一封望。

说着把信双手举过头顶,

雪片般纷纷扬扬。

虔诚递上,此为先声夺人。因李帮主称霸此方。人见让三分,李帮主算个啥鸟儿,他把信了一眼。手一扬。撕得粉碎。顺手把小姐擒于。

那二帮主见小姐被擒。

刀刃向外。

我只认镖不认人,翠英始料不及;人归俺了。粉红脸大变。"哇呀呀"一声大喝窜出;眼前白光一花;大片刀"当啷啷"几声脆响。手腕一抖,右手。

大怒喝道:

舞动如飞。杀了过去。可哪是汉子的对手?一钩枪便被扔下河去,几招过后,二将失利,牛皮熊想单帮主器重自己。必为出力尽死。把女儿托付与我。决不做那"才放下酒杯,出门便弯弓相向"的小人。你这不懂规矩,不讲义气,全不知"相骂无!

要"亮青子"挡风破盘不成。

不知天高地厚的老混账。人在镖在,相打无好手"!人亡镖亡。何惧条子扫,片子咬。嘴上骂着心里寻思;硬打难胜;需设妙计暗算他,你敢下马步战否,我倒要与你学两手,不与你马上相斗。那汉子跳下马来,当:

我啐一口唾沫淹死你,

你要步战。怕你不成。好小子,照样打你半死不活;牛皮熊主意已定说:汉子嘴一撇,吹牛皮吧你。牛皮熊说:马皮倒有一张。牛皮没有,你让吹吗?别把儿时吃的奶水吹出来,我三口仙气吹死你的马,汉子哈哈大笑。吹牛皮见过。我倒要。

吹马皮没见过,

放人放行,

你走你的独木桥,吹死你的马,我走我的镖道:吹不死,人随你处置,那汉子恣行无忌,饶有兴趣。悉听尊便,水不激不跃,人不激不奋,牛皮熊道:昔诸葛武侯七擒。

驷马难追"。

把汉子将在那里;

便服其心。不服其力,大丈夫意气至上,"一言既出。不许改悔,牛皮熊把马死死拴于树上,动弹不得,从酒店弄来一大坛子酒,胳肢窝夹着一摞釉漆大海碗。有十只左右,怀里掏出一大包荷叶裹的酱牛肉。摊开。

倒满酒,

双膝跪地抱拳冲他拜了几拜。

一连气自斟三大碗酒。

弟子拜也拜了,

碗一字排开,让汉子树下石墩上首坐了;算是敬了汉子;头也磕了,地主之谊尽了;前辈喝酒吃肉歇着,弟子得。

把从酒馆带来的塑料管子;

汉子有些心疼了;

直插进马嘴里,牛皮熊嘴对着管子第一口气吹下去,马四蹄腾。嘶鸣不已,频皱眉,努努嘴未开口。牛皮熊第二口吹。

马动也不动。

迷离双眼昏昏欲睡;

嘴角挂起一丝嘲笑,

端起那一大坛子酒一饮而尽,

双唇嚅嚅好像"吧嗒"酒的香气?汉子的担心有些松懈。十分酒十分力,一分酒一分力;复向管子吹去;一抹嘴。喉头一挺。锃光瓦亮,敲一敲"嘭嘭"如牛皮鼓响,马肚子渐渐膨胀。

三口气已吹过,

汉子大喊,马还活着,镖归俺了。汉子哪知?话音未落急急给马松绑;牛皮熊第一口气给马灌的是酒,第二口气灌的是蒙汗药。第三口吹的才。

牛皮熊一把拽住;弟子敬你十碗酒还没有喝净。汉子接过酒碗急急快饮,那酒还没下肚,只听"嘭"的一声,可怜那马肚破!鲜血四溅,汉子惨叫。

身子朝后面倒去。牛皮熊"镖"界名声大震,从未"失镖",那汉子即是李帮主,受翠英爹之托有意试招赘女婿。牛皮熊成了单家第一百三十七代。

运货锁在榆木疙瘩镖箱里,穿的是朋友的衣,我爹与你地儿李帮主是拜把子;好大的口气,牛皮熊转过。

关键词:
    类似文章
最新更新
相关文章
推荐文章